• 涅槃(零) - [纯粹涂鸦]

    2009-02-12

    Tag:涅槃

    题记——写在一切之前和一切之后

     

    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有日子了。昨天,Joe去北京了,我告诉她我虽然没有打电话和她告别,但为她在博客上贴了一首歌,小伤感了一下。

    我和Joe以及很多其他人都是离开了“那个地方”,去到了别的地方的。“那个地方”并非是一个不可言说的,有如伏地魔之于魔法师一样的名词,不过我依然不想提及这个名字,因为我并非写篇文章上来数落那里的不是,仅仅是想回忆一下在那里认识而后来又离开了那里的人们。

    大部分的人已经干脆彻底地离开了这座城市,自然也有很多在那里认识的好朋友还在那里继续忍受着,不过他们就不是我这篇《涅槃》所想要写的人物了。

    这题目,算是一个暗号吧,能看懂的人,自然都能看懂。而看不懂的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这暗号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需要重点理解的部分。

    ——暗号是属于“伏地魔”的。

     

    之后,可能还有人会离开那里,我心中觉得那些人选都在渐渐浮现,不过我想,那应该是另一番景象了,自我离开之后,那里在不断不断变化着,再离开的人心境恐怕和我也会不同。我只好写些我觉得还稍微能牵扯上的,年深日久,其实有很多人离开的先后顺序我也记忆不清了,但是我也相信这并不影响我用单元剧的方式来记录这一切。我写下这些事情,作为所有这些人离开“那个地方”的一个小结,这就是一切结束之后方才可以做的事情。

    而在一切开始之前,我要先解释一下题目,对吧?

    涅槃:凤凰每次死后,会周身燃起大火,然后其在烈火中获得重生,并获得较之以前更强大的生命力。
    P.S.凤凰和麒麟一样,是雌雄统称,雄为凤,雌为凰,其总称为凤凰。

  • 越长大越孤单 - [1/10歌]

    2009-02-11

    Tag:贴歌

    越长大越孤单

    歌手:牛奶@咖啡
    专辑:越长大越孤单

    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
    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双眼
    看着我也告诉我
    你是否依然相信童话
    你曾对我说每颗心都寂寞
    每颗心都脆弱都渴望被触摸
    但你的心永远的燃烧着
    永远的不会退缩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也突然间明白未来的路不平坦
    难道说这改变是必然

    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
    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双眼
    看着我也告诉我
    你是否依然相信童话
    你曾对我说每颗心都寂寞
    每颗心都脆弱都渴望被触摸
    但你的心永远的燃烧着
    永远的不会退缩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也突然间明白未来的路不平坦
    难道说这改变是必然

    你曾对我说每颗心都寂寞
    每颗心都脆弱都可望被触摸
    看着我也告诉我你的心依旧燃烧着

     

    这首歌是去年在F那里做电台节目的时候听到的,当时很喜欢,就说要贴上来,但是似乎我是个忘性很大的人,就忘记了。今天趁着记得赶紧贴上来。

    最近,又有人离开了深圳了。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长大了,然后孤单了,不过希望无论在哪里,长大与否,孤单与否,都好好活着。

  • - [纯粹涂鸦]

    2009-02-07

    Tag:

    爸妈来这么多天,知道昨天早上我第一次睡得很浅。

    一半是因为蚊子太多,一半是因为他们要回去了。

    我一天都没有回过味儿来,到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直到今天,我一觉醒来,一种无比熟悉的孤独出现了。

    虽然他们住在这里的几天里面,我甚至盼望过他们早点走算了,不过真的他们离开了,我却真的又开始感叹所谓的寂寞。

    环顾我的房子,觉得靠谱了很多,有点像个家了,不过前几天每天回来有饭吃的感觉还真的不错!我确乎想自己做饭吃了……

    所谓的家,或者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年轻和不激动的气息的地方吧。

    虽然我依然希望能按我的愿望去装修它。

  • Tag:

    明天就要回深圳去了。和爸妈一起开车回去,貌似这样的感觉还可以,虽然对于接下来和他们一起在深圳居住的一周报以非常充分的不安,但是无论如何,可以免去离开家里回归工作的那种我称之为“Double Monday Blue”的感觉。

    晚上去了见爸爸那一边的一众亲戚,自奶奶去后,相互之间往来日渐稀疏,一年这么一件也是颇勉为其难的一件事情,爸爸、二伯、四叔、姑姑自然还有些热情,可其余人等便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我也意兴阑珊,虽然一顿中国式的家宴无论丰简总要从五点钟吃到个七八点钟,所谓堂表兄妹,所谓叔嫂妯娌,闲话家常的客套也都莫能免俗,不过一个一个之间透着那种不知是提防还是显摆的生分,我都为了我的叔伯姑姑还有爸爸感到一点点地遗憾和心凉。

    ——无奈的是,这只怕已经是大家尽了最大的努力做好的情况了。无论如何,我倒是相信每句说出来的话都发自真心,只是讲的时候不那么讲究方法,抑或是,太讲究方法了。

     

    之后回来,在家门外,看见了院子里面的烟花,猛然之间也觉得这烟花有了几分姿色。

    妈妈曾说,那些看着美的,都是些远的听不见声音的,只待近前去,听到那炮仗声,便没有那番欣赏的心情了。

    火树银花,重要到远方暗夜的空中方才能显出高明来,那天惊地动的,反是落了下乘。

    很久不见的,或者也能培养出一些蛊惑人心的,也许自欺欺人的关怀和想念来。

    不是每个相逢都是金风玉露。

  • Tag:

    2009年的开始是一个终结。

    至少对我来说,它终结了2008年,也终结了2008年以前的许多年。

    我给它一个句号。

    再给它一个回车。

    全文完三个字是断然打不出来的,事实上,在我想打这三个字的很久以前,我也没有打出来,现在更加不可能。

    文章还是要继续下去,又是一年。

  • 搬完家了 - [纯粹涂鸦]

    2008-12-07

    Tag:

    终于搬完家了,精疲力竭。

    在ck家里上网,有种非常匪夷所思的失落感,完全没有白天时候的兴奋。

    新家,是个什么概念。

    我设计了一个单人沙发、小方几、小矮柜以及闪雪花点的电视的客厅,我的目的是黄昏时分看夕阳落山。

    一个落寞的晚年想象。

    只是个想象,希望不会变成现实。

    还没有通煤气,所以现在要回去拿衣服,然后再到ck家来借热水器洗澡,突然觉得这种居住格局依然淡淡含着八十年代的意味,至少,这里有“邻居”的概念,虽然这个概念来得有点故意,但至少有,足够欣慰。

    河么,没有小松树说得那么深,也没有老黄牛说得那么浅。

  • 搬家 - [纯粹涂鸦]

    2008-12-06

    Tag:

    明天就要搬家了,虽然是租来的房子,虽然很多人都无法忍受这里的脏乱差现象,但是毕竟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年。

    明天就要搬走了,突然有些舍不得的意思。

    当然,看着一堆编织袋,还有点束手无策的意思。

    我今天最后在这个地方写我的博客了。每次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伤感,尤其是知道这辈子应该永远不会回来的时候,看着周围哪些曾经如何如何过的地方,心中难免会有点小小的缅怀。记忆这个东西,就像瘟疫一样,传染起来,快得惊人。

    我反复地对自己说,现在什么都不确定,所以心里也拿不定任何主意,所以很局促,很不安,对于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抗拒。

    但是其实我知道,我只是害怕结束罢了,就像我们生而怕死。

    一件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结束的时候,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意犹未尽,别人我不知道,我是如此。

    其实每件事情结束的时候,都和失恋一般痛苦,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去描摹失恋这一种,包括我。

    其实想想,搬家和失恋其实是差不多的事情,马上心理就有了一种非常阿Q的快意和平衡了。

    然后,我是不是就可以麻利儿的,收拾东西去了……

  • 有关搬家 - [纯粹涂鸦]

    2008-12-01

    Tag:

    房子给全中国人都带来了不少的困惑,包括我。

    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房子,究竟买得对是不对。

    当然,没有结果,我只能听天由命,实在不行了,就亏点本把房子卖掉算了……

    然后,现在搬家变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究竟什么时候搬?

    而且,我发现越是多住在这个离上班的地方近的地方多一天,越是不想搬了……

     

    有的时候,不是因为忙而不搬家,而是因为不想搬家而忙吧,或者。

    但是,怎么着,我还是要搬的,我给自己设定了各种各样的恐惧,比如对于新环境,对于搬过去之后的各种手续,对于请假来搬家领导的看法等等。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搬的。

    想起了大学的时候。

    每次离开家去学校的时候,上火车的刹那总是很伤感,然后过恶劣一段时间到了北京,就好了。

    从北京回来也是。

    其实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吧,我根本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我在乎”的这个状态让我感觉良好而已?

     

    千千静听里面在这个时候居然传来了“我也不想这样”的歌声。

  • 开心网 - [纯粹涂鸦]

    2008-11-07

    Tag:

    进来这个网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传遍了我周围的人。只有少数人没有被传染,恐怕是因为太忙了吧,当然也有因为太懒的。

    我记得cb和我说,他觉得“抽烟其实不会带来什么快感,抽烟其实带来的是一种缺陷。”因为,习惯抽烟之后,就会因为没有烟抽而觉得很难受,但是有烟抽的时候却未必有多么愉悦。

    开心网其实也大抵如此,我还是喜欢赖在上面,把车位换来换去,把朋友买进卖出。虽然大部分时间在等待——等有车位,等够钱,等过0点,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习惯了去这个网,就仿佛别的事情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但是问题是,这个网上的事情也渐渐没有了什么意思,以至于我在盘算着,是不是要吧博客再搬过去呢?

    还是不要了,实际上,开心网是在是有点暴露狂,有点被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脱光了游街的意思。

    ——这种刺激,稍许就好,可不能变成一种习惯。

    我们无非是在肤浅的生活里面,发现了能够感悟深刻的无聊的工具罢了。

    就像有的时候,着急想恋爱和着急想失恋是一码子事儿。

  • 忧天 - [纯粹涂鸦]

    2008-11-03

    Tag:

    越长大越无力。随着我越来越老,我觉得我所能控制的事情越来越少。

    或者不如换一种说法,是我感觉当中需要控制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而实际上,我的能力却没有丝毫加强。

    我怀疑自己有被害妄想,那简直是一定的,当然,我之所以会产生这样荒诞的念头,原因就是我的妄想时不时地就要成一下真,一惊一乍之间,我就开始担心种种。

    最近开始一种幻想中的头疼,公事、私事,一堆一堆地夹缠不清,貌似我从来就不应该是个操心的命,突如其来地要经历起一堆盘根错节的官司来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事实上,我小的时候,曾经一度认为我是个操心的命的。

    那个时候学过一个成语叫做“杞人忧天”,我于是就自我解嘲地觉得自己莫非是成了杞人。

    不过这会,我还真的在忧天,而且,那天,真没准什么时候就要掉下来的。

     

    但愿不要。